中国童话故事《没有回来的傻哥哥》

2021.11.24 毛毛简笔画 中国童话故事/育儿 阅读(8)

中国童话故事

《没有回来的傻哥哥》

●[中]郭明志

“呜……呜……呜……”鹿妹妹伤心地哭着,眼泪冲破长睫毛的阻拦,一个劲儿地往下流。流过漂亮的脸蛋,流过又瘦又细的脖子,流过窄窄的胸脯,流过修长健美的腿,最后,把小脚丫下面的污泥冲出一道道小沟,流进了土里,又钻进密如蛛网的草根里,流遍小草的全身,从草叶尖尖上冒了出来,聚集成一颗颗晶莹闪亮的小水珠。

小草们都低下了头,因为伤心的眼泪把伤心传给了小草,它们也都难过起来。

听见哭声,蝴蝶飞来了,蛐蛐蹦来了,小蜥蜴爬来了,草叶上的小水珠“叭哒”一下子掉到他们头上,流进了嘴里。立刻,蝴蝶抖不动漂亮的翅膀了,蛐蛐唱不出美妙的“田园曲”了,小蜥蝎的尾巴也摇不动了。伤心的眼泪把伤心也传给了他们。

听见哭声,小猴子、小刺猬、小松鼠都来了,都来安慰鹿妹妹。

“不要哭,不要哭。”猴子关切他说,“要不会生病的。”

“生了病要吃药的。”小刺猬低声说。

“药可苦啦!”小松鼠说着,咂了咂嘴唇,“一点也不好吃。”

鹿妹妹眼皮也不抬一下,仍旧伤心地哭着。

他们互相瞧着,叹了口气,悄悄退到旁边,默默地望着鹿妹妹。他们知道,鹿妹妹太悲伤了。劝是劝不住的,只有让她哭个够才会好些。

一只狍子,像往常一样,站在溪水旁莫名其妙地瞅着水面发愣。他始终弄不明白水里那个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家伙到底是淮。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研究这个伤脑筋的问题,不过研究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因为直到如今他仍是什么也不明白!

大家都说他是只傻狍子,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

“哼,欺侮人!”他十分不满地嘟囔,“我不过想知道水里是谁,怎么会是个傻瓜呢?我不傻!”

这天他又在水溪边上发愣,忽然一阵悲痛的哭声传来,搅得他心烦意乱。他没法继续进行研究了,他被哭声吸引了过去。

循着哭声,他找到了鹿妹妹。鹿妹妹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干嘛要哭呢?我可不喜欢哭。”他对哭最不感兴趣了,“我从来就没哭过。”

鹿妹妹好像没听见,仍旧哭着。

“我就喜欢笑。”他又说。

鹿妹妹好像还没听见,照样哭着。

“讨厌!”小猴子厌恶地白了他一眼,“人家正哭呢,干吗要打断人家?哼!傻狍子……”

又说人家傻了!傻狍子生气了,他憋足了气,猛地大喊一声:“我不傻!!!”

好像爆炸了一个大炮仗,震得四周的树木猛烈地摇晃起来,草叶上的水珠“噼哩叭啦”全掉到地上了。小猴子和小松鼠被震得从树枝上掉下来。小猴子急忙用尾巴卷住一很树枝,倒吊在树上;小松鼠慌忙张开蓬松的尾巴,像降落伞一样落在地上,多亏他们都有一条好尾巴,要不一定会摔成骨折加 脑震荡的!小蜥蜴吓得浑身乱颤,一不小心把尾巴给颤掉了……就连傻狍子也被自己的声音吓得一哆嗦。

鹿妹妹的哭声被震得一下子缩到嗓子里头了,她惊恐地睁开眼,不知所措地愣愣地看着傻狍子。

傻狍子被这意料不到的效果弄得十分兴奋。

“嘿嘿嘿!”他傻乎乎地笑了,“不哭啦,不哭啦!嘿嘿嘿……”笑着笑着,便唱起来:

我是聪明的狍子,

我不傻,

我大喊了一声,

你就不哭啦!啦一一一啦一一一啦!

啦啦啦啦啦!

“真是个不可救药的傻家伙!”小蜥蜴小声地嘟囔着,扭动着没尾巴的身躯走了。他不敢再大声地对傻狍子说话了。他怕再把身上的什么零件给震掉了,比如腿啦,肚子啦,甚至脑袋什么的。

其他的伙伴们也都走了,他们向来是瞧不起傻狍子的,他们可不愿意呆在这儿听一个傻瓜胡吼乱叫。

只剩下傻狍子和鹿妹妹。他俩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眨眨眼,谁也没说什么。

望呀望,鹿妹妹终于开口了,她悲伤地小声说:“我妈妈……没……了……”

傻狍子抽了抽鼻子,说:“我妈妈早就没啦!我爸爸也没啦!”

沉默了一会儿,鹿妹妹又说:“再也没人……管我啦……”鹿妹妹鼻子一酸,水灵灵的眼睛里泪水又要往外溢了。

“其实,我也会管人的。”傻狍子自信地说,“我来做你的妈妈好么?”

“可没有男妈妈呀!”

“那,那……”傻狍子想了想,“有男爸爸么,那我做你的爸爸吧!”

“嘻嘻!”鹿妹妹不禁“扑哧”一声笑了,“爸爸是大人,而你,只是个小孩儿,顶多只能做个哥哥。”

“哥哥?也行!反正只要让我管你就行。”傻狍子晃晃头,痛快他说。他对怎么称呼并不在乎。

鹿妹妹心里高兴极了!哈,又有人照管我啦!我不孤单啦!

她擦擦眼角的泪水,甜甜地叫了一声:“傻——哥——哥——”

傻狍子美滋滋地刚要答应,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头:哥哥就哥哥呗,还……还“傻”哥哥!不好,不好!

于是他郑重地向鹿妹妹声明:“我不傻,我想知道水里那家伙是谁,怎么会傻呢!什么事都不想知道的人,那才傻呢。我不傻!”

“不嘛,不——嘛!”鹿妹妹扭着身子娇声娇气地嚷,“我就叫,就叫 么!傻哥哥,傻——哥——哥——!!”一边用脸蛋在傻狍子的身上蹭呀蹭,蹭得他浑身发痒。

“咦?……咦嘻,痒……痒-…嘻嘻……”傻狍子忍不住嘿嘿笑起来,结果把刚才的那点不满全笑跑了。

“嘿嘿!反正我是哥哥,我要管你哩!”

傻狍子要管鹿妹妹了。可是怎么管呢?傻狍子从来没有照管过谁,独自一个,想睡就睡,想玩就玩,十分逍遥自在。他想啊想,想得眼都发直了,才想出了个极好的主意:带她玩去。

对于这么一个好主意,鹿妹妹当然是非常乐意接受的。于是他俩兴高采烈地玩去了。

他们跑过草地,跑过森林,跑过山岗。跑呀跑,跑上一个小山岗,鹿妹妹跑不动了。

“傻哥哥,我——饿!”鹿妹妹皱着眉头嚷;呀!饿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妹妹会饿呢?……我真……

傻狍子惶恐不安地跑到鹿妹妹跟前,结结巴巴地问:“你……你特别饿么?”

鹿妹妹点点头:“特别特别饿。”

“那,那你可别再动一动了,一动就会更特别饿。我,我去找吃的。”说着,傻狍子连窜带跳,飞快地跑下山岗。

为了避免更特别特别饿,鹿妹妹一动也不敢动。

山风呼呼吹着,她身上好像觉得有些冷;并且好像越来越冷,她真想找个避风的地方躲一躲。可她并没有动,因为傻哥哥的话总是对的。

傻狍子呼吭呼啼喘着气,满头大汗地跑回来。他背来了鲜嫩的青草、树叶,还有野葡萄、草毒、山桃……

“哈!”他把这些鲜美的东西放到鹿妹妹面前,“真热!”他伸着脖子猛一摇头,满头的汗珠就像小雨点似的全都飞出去了。

“可,可我……可冷呢!”鹿妹妹冷得开始发抖了。

咦?冷?奇怪-…怎么会冷呢?……我都出了这么多汗!

傻狍子迷惑不解了。不过,他还是赶紧脱下自己那件黄底黑“斑纹的十分漂亮的花衣服,披在鹿妹妹身上。

鹿妹妹立刻不冷了,她扭着头,左瞅瞅,右瞧瞧,欣喜地称赞:“啊,真美!真好看!

“嘿嘿,这是妈妈留给我的。”傻狍子美滋滋地说。

妈妈?……鹿妹妹的笑容消失了。

“可……可我妈妈……还没留给我……一点东西……就、就没……”悲哀又爬上了鹿妹妹的脸,水灵灵的大眼睛里的泪水又快溢出来了。

呀!不好!妹妹又要哭啦!她一哭起来,可就难办啦……

傻狍子赶紧安慰她说:“那、那这件衣服就算妈妈留给你的吧!其实……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这件衣服,再说,我也不冷……”可是他忽然觉得身上凉嗖嗖的,不禁打了个冷战,“嘿嘿,刚才我还出汗来着呢。”

鹿妹妹一听,惊喜得扬起脸,感激地说:“傻哥哥,你真好!”

“嘿嘿,嘿嘿!”傻狍子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我好么?嘿嘿嘿……”他好像觉得身上一点也不冷了。

鹿妹妹穿好花衣服,一边香甜地嚼着美味的食物,一边不停地唠叨:“傻哥哥,真甜!草荡真甜……真香-…”她吃得那么香,连头都不抬一下。

也不知怎么回事,鹿妹妹每称赞一句,傻狍子的嘴里就冒出一股口水,肚子也趁机“咕咕”叫几声。他只好闭上眼,扭转头,不看不听,紧紧闭上双唇,使劲往肚里咽唾沫。

终于,鹿妹妹打了个嗝,抬起了头。她这才发现傻狍子那奇怪的样子,不解地问:“你怎么啦?牙痛了么?”

傻狍子含混地嗯着,胡乱地点了点头。

鹿妹妹心疼地说:“我去给你找啄木鸟医生要点药好么?”说完便扭身轻盈地向树林里跑去:她吃饱了,又穿上了暖和的衣服,所以跑得很快。

傻狍子想阻止也来不及了。鹿妹妹已经跑远了。他瞧瞧鹿妹妹吃剩下的食物,自言自语地说:“其实……其实这些东西就能治‘帛。”说着,急不可待地大吃起来。

等鹿妹妹带着啄木鸟医生赶来的时候,傻狍子早已吃完了剩下的东西,躺在一边香甜地打起鼾来啦。

鹿妹妹跟着傻狍子生活得十分快活。可是不久她发现那些原来和她很要好的伙伴不知为什么都不和她玩儿了。

怎么回事?鹿妹妹又疑惑又苦闷。她决定去问个清楚。

草地上,蝴蝶正随着蛐蛐的歌声跳舞。一见鹿妹妹,他俩撇撇嘴,一个飞走了,一个钻到土缝里去了。

鹿妹妹委屈得直想掉泪,她只好向森林里走去。

鹿妹妹找到小猴子、小松鼠和小刺猬他们,她怯怯地说:“我们一块玩儿好么?”

小猴子挤挤眼,摇头晃脑地说:“你不是和傻瓜狍子哥哥玩得很快活么?”

小松鼠摇摇尾巴,不冷不热地说:“我们可不是傻子呀!”

小刺猬轻蔑地从鼻子里喷了口气,阴阳怪气地哼哼说:“我们可不想变傻瓜!哼!”

他们再也不理鹿妹妹了,自顾自玩得兴致勃勃,好像旁边根本就没有鹿妹妹似的。

鹿妹妹难过地流下眼泪,可怜巴巴的一步步退走了。忽然她听见一个声音在叫她:“鹿妹妹!过来!”

是谁呢?鹿妹妹四下瞧瞧;忽然发现小蜥蜴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正招呼她。她赶忙跑过去。

“喂!”小蜥蝎摇着刚长出来的新尾巴说,“你尝到失掉伙伴的痛苦了吧?”

“他们为啥都不和我玩儿了呢?”鹿妹妹又难过又不解地问。

小蜥蜴说:“就因为你和傻狍子一起生活了。只要你离开傻狍子,永远离开他,伙伴们会照旧和你玩儿的……”

鹿妹妹一惊,忙问:“为什么?”

“傻狍子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谁和傻瓜在一起,淮就会变成傻瓜的,你会很快变成一个傻瓜的。可我们并不想变成傻瓜鹿妹妹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变大了,眼前只看到小蜥蜴的嘴一张一合,可什么也听不见,似乎觉得他在说:”变傻……变傻……“

“我……我不信!”她痛苦地叫起来,“傻哥哥一点也不傻!真的,真的,他不傻!”

小蜥蜴哼哼冷笑了两声:“说傻狍子不傻,这足以证明你确实在变傻了……。”

“你、你……你说的……不是真的……”鹿妹妹极力争辩着,可是说得越来越无力。

“哼!我可再也不愿和一个傻子争论什么真的假的了……”小蜥蜴说着,嘟嘟囔囔地溜走了。

鹿妹妹再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心里乱极了,踉踉跄跄跑回家,使劲地哭呀哭,泪水湿透了傻狍子送给她的那件花衣服。她脱下衣服,扔在墙角,继续哭个不停。

傻狍子背着一筐鲜嫩的树叶回来了。他老远就听见鹿妹妹在哭,猛然一惊,慌慌张张地跑回家。他弄不明白鹿妹妹为什么哭,他惶恐了,觉得浑身都不得劲,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为难了好半天,突然他想起了好主意:“嘿嘿,”他尴尬地苦笑着,“妹妹,你看我会跳舞!”说着,拉开架势跳起来。其实,他只不过在齐腿蹦,咚!咚!咚!边蹦边唱:

我是一个聪明的狍子,

我不傻,

我给妹妹跳个舞,

蹦嚓嚓-…

他蹦得十分卖力,不一会儿便浑身冒汗了,他想哄住鹿妹妹不再哭。可她的哭声照样十分流畅,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心里十分焦急,可又想不出别的什么好办法,只好一直蹦个不停。

“咚、咚、咚……”好像砸夯一样,震得屋顶直掉土。

鹿妹妹边哭边偷偷睁开眼瞧,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忽然觉得他的确是有些傻!瞧那蹦的样子……瞧他那满头的大汗-…瞧那发抖的腿-…瞧那大张着的嚎叫的嘴-…瞧那像红薯样的鼻子-…瞧那直愣愣的眼-…瞧……呀!怎么以前没看出他傻来呢?难道我真的变傻了么?……鹿妹妹心里不由一阵紧缩,她觉得越来越无法忍受下去了。

“别跳了!”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傻狍子吓得一哆嗦,“扑通”一声跌倒了,他已精疲力尽了,两眼直冒 金花,腿像抽筋似的抖个不停。可他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嘿嘿!”他无力地笑笑,“妹妹,你看我把你哄得不哭了吧?”

鹿妹妹厌恶地扭过头,冷冷地说:“哭!就哭!哭个没完!”

傻狍子脸上的笑容像冻住了似的,好一会儿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乞求似的说:“那,你等一下再哭好么?让我歇一歇再跳吧-…我,我太累了,我还没吃一口东西呢……”

“谁要看你蹦!”一句冷冷的话扔了过来。

“那,那我怎么做你就不哭呢?”傻狍子眼巴巴望着鹿妹妹。

“我要你走!离开我,永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傻狍子大吃一惊,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鹿妹妹,嘴唇抽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鹿妹妹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她赶忙慌乱地解释说:“不,不是我让你走,是蜥蜴说的。他、他说和傻子呆在一块,就会变傻的;我、我、我不愿意变为傻——子——碍…”鹿妹妹说不下去了,又失声哭起来。

傻狍子费力地摇摇头:“我……不……傻………

他的眼里闪着渴望的光,他希望鹿妹妹相信他的话,希望鹿妹妹不要再哭了,希望鹿妹妹不要让他离开这儿,希望……可鹿妹妹只是哭呀哭,没完没了,好像要一直哭下去。

他绝望了,眼睛里的光熄灭了,一滴滴眼泪从无神的眼里流了下来。从来没哭过的他,哭了。

像得了一场大病,他颤抖着站起来,慢慢转过身,一步一步艰难地向门口走。走到门口,他转过身,慢慢把屋里瞧了一遍。最后,眼光落在墙角的那件花衣服上。他轻轻地说:“嘿……,妹妹,……你冷了,就把那件衣服穿……上吧,衣服是……妈妈留下的。衣服不傻……”

他最后爱怜地看了鹿妹妹一眼,猛地转过头去,跌跌撞撞地走了。脚步声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了。

早晨,鹿妹妹昏沉沉地爬起来。夜里她哭一阵愣一阵,一晚上没睡好觉,她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她推开屋门,突然发现门口放着一筐鲜嫩的青草和树叶,上面还端端正正摆着几颗她最喜欢吃的草莓和桃子!旁边,一行清晰的脚印一直伸向密林。

“呀!是傻哥哥的脚印!”鹿妹妹心头一阵急促地跳动,不禁惊喜地叫了一声。

她的肚子早就饿了,急忙走到跟前,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嗨!别吃!”突然一声喊,惊得鹿妹妹一下子从筐子跟前跳开了。

小猴子“噌”地从树上跳下来,跳到筐子跟前,一把把筐子推了个底朝天,生气地责怪鹿妹妹:“真馋嘴!你怎么又吃傻狍子的东西啦?”

鹿妹妹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她羞愧地哼哼唧唧地说:“我,我饿……”

“饿也不能吃!”小猴子果断地挥着胳膊说,就好像将军在给一个士兵下命令一样,“告诉你,我早就看见那几个桃子啦!可我就是不吃,我怕变傻。”说完,不由自主地瞟了瞟滚在地上的几个鲜红的桃子,还咽了口唾沫。

“那我吃什么呢?”鹿妹妹发愁了。

“吃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吃这些东西!”小猴子走了,四周静了下来。

第二天,鹿妹妹一推开屋门,又有一筐鲜嫩的食物放在门口。草,比昨天的更嫩;树叶,比昨天的更香;桃、草毒比昨天的更大、更多、更红……

她偷偷打量着周围。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晨风轻轻地戏弄着沾满露珠的树叶。

她没看见,在不远处浓密的灌木丛里,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她。

筐里的东西散发出阵阵诱人的清香,她朝筐子慢慢走去。

灌木丛里的那双眼睛突然明亮起来。

她站在筐子跟前,低头闻了闻,可并没有去吃,只是愣愣地瞧着,瞧着,脑子里浮现着小蜥蜴、小猴子说的话。

那双眼睛变得焦急、疑惑了。

突然,她一下子把那筐鲜美的食物推了个底朝天。草、树叶,还有那些桃子、草荡撒了满地。随后,扭头向森林里跑去。

那双眼睛不见了

第三天,鹿妹妹门口照样又放了一筐鲜美的东西,比前两天更多、更好、更新鲜。

浓郁的灌木丛中,那双眼睛又出现了。

可是,鹿妹妹看也不看筐子,一抬腿,“砰!”筐子翻滚了几下,停在灌木丛前。

那双眼睛颤抖着闭上了。周围的树枝也跟着颤抖起来了。

鹿妹妹惊疑地扭过头注视着灌木丛,她突然发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啊?是……

正在这时,猴子他们跑来了叫着,闹着,扯起鹿妹妹就要走。

“快走,快走!等了你半天你也不来!”猴子不满地责怪说。

可鹿妹妹没动,也没答话,只是愣愣地盯着灌木丛。

“怎么啦?”猴子不解地嘟囔,他顺着她的眼光望去……“呀!傻狍子!是傻狍子藏在那儿!”

“傻狍子?”松鼠问,“在哪儿?”

“在哪儿?”小刺猬也问。

“傻狍子!”小猴子大声喝道:“快滚出来!我早看见你了!”

灌木丛一阵窸窣声,慢慢地,傻狍子站起来,出现在大家面前。

他瘦了,憔悴的脸上沾满了灰尘,好像几天没洗脸了。他局促不安地站着。

“谁让你来啦?干吗老缠着鹿妹妹?”

“人家早就不理你啦!还来,还来!”

“真不害臊!”他们七嘴八舌地嚷着,冲着傻狍子指手划脚。

“傻狍子,快走!”小猴子捡起一块石子,扔了过去。

“傻狍子,滚!”小松鼠举起手里的松塔砸了过去。

“傻家伙,快走!快滚!”小刺猬冲傻狍子唾了一口。

石子、松塔一个接一个地砸在傻狍子身上,唾沫一口口吐到傻狍子身上。 傻狍子没躲,默默地忍受着,只是两眼乞求地盯着鹿妹妹,嘴里低声自语:“别,别……打……我,我……不……傻……真的……我……不傻……”

小猴子他们扔累了,喘着气对鹿妹妹说:“你瞧他怎么也不走,真讨厌!你快把他赶走吧!”

鹿妹妹犹豫了一下。

“快点!快点!”小猴子催促着,“要不我们就沾上傻气啦!”

鹿妹妹的眼神忽然变成冷冷的了,她一字字地说:“傻、傻,狍、子……滚!”

傻狍子浑身一震,摇晃了几下,差点跌倒。他费力地转过身,低着头,慢慢走了。

从此,鹿妹妹门口再也没有出现一筐吃的东西。

这天,小猴子出了个主意:到森林的最深处去采猴头蘑菇,他说猴头蘑菇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对于他的任何建议,大家都是绝不拒绝的,因为大家公认他是最聪明的。

找呀找,找得天黑了,可谁也没有找到一个猴头蘑菇。

 


文章部分素材来源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投稿及友情链接请联系邮箱:752737658@qq.com

更多精彩关注毛毛简笔画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