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大全《小老鼠比克》

2021.9.2 毛毛简笔画 国外童话故事/育儿 阅读(7)

童话故事大全

《小老鼠比克》

小老鼠变成航海家孩子们把船放到河里去。哥哥用小刀把厚的几块松树皮做成船,妹妹装上用破布做成的帆。

在顶大的一只船上,需要一根长桅杆。

“要用一根笔直的皮树枝才好。”哥哥说罢,就拿着小刀,走进灌木丛林里找去了。

他突然从那儿叫喊起来:“老鼠!老鼠!”

妹妹奔到他那儿去。

“我割下树枝,”哥哥告诉她说,“它们就叫起来啦!整整的一群!有一只在这儿,在树根底下。你等着,我马上把它……”

他用小刀把树根割开,拖出一只小鼠来。

“它是多么小呀!”妹妹惊诧起来,“又是黄的!真的有这样的老鼠吗?”

“这是野鼠,”哥哥解释着说,“田鼠。每一种都有一定的名称,可是我不知道这一只是怎么叫的。”

那只小老鼠张开粉红色的小嘴,“比克”、“比克”地叫起来。

“比克!它在说,它叫比克!”妹妹笑起来了,“你瞧,它在发抖呀!唉,它的耳朵上还有血哩。一定是在捉它的时候,你的小刀把它割伤了的。它是多么痛呀!”

“反正我要杀掉它的!”哥哥生气地说,“我要把它们杀光。它们为什么要偷我们的粮食呢?”

“放它去吧!”妹妹要求着说,“它还小哩!”

可是哥哥怎么也不肯。

“我要扔它到小河里去!”他说罢,就向着河边走去。

女孩子顿时想到了一个法子,来救活这小老鼠。

“停住!”她喊住了哥哥,“你知道吗?把它放在我们顶大的一只船里,让它去做个旅客吧!”

哥哥同意这样做法,反正小老鼠定会淹死在河里的。小船载着一个活旅客放出去,倒是挺有趣的。

他们装好帆,把小老鼠装在木制的小船里面,就放到河流里去了。风推着小船,推着它离开了河岸。

小老鼠紧紧地抓住干燥的树皮,一动也不动。孩子们在岸上向它挥手。

这时候,家里叫他们回去,他们还看到那只轻飘飘的小船,扯着满帆,在河的转弯地方不见了。

“可怜的小比克!”他们回到家里以后,女孩子说,“一定的,风会吹翻那小船,比克也终究会淹死的。”

男孩子一声不响,他正在想,怎样才能够把谷仓里所有的老鼠弄个干净。

船翻了

小老鼠在松树皮做的小船上漂呀漂的。风推着小船,离开河岸越发远了。周围汹涌着高高的波浪。广阔的河面,在小老鼠比克看来,简直像是一个大 海洋。

比克生出来还不过两个星期。它不会自己寻食吃,也不会躲避敌人。那一天,老鼠妈妈第一次带着她的孩子们从窝里出来走走。当那个小孩子吓唬老鼠家族的时候,她正在给它们喂奶哩。

比克还是一只乳鼠。孩子们跟它开了一次狠毒的玩笑。把一只幼小的毫无自卫能力的老鼠,送上这样危险的旅程;他们还是一下子杀了它的好。

整个世界在对付它,风吹着,像是一定要吹翻那小船;水浪打击着小船,像是一定要把它沉到黑黝黝的河底去。兽、鸟、鱼、爬虫——一切都在对付着它。每一种东西,对于这只无知的毫无自卫能力的小老鼠,都是不利的。

几只大白鸥,首先看到了比克。它们飞了下来,在小船上面尽兜着圈子。它们愤怒得叫起来,因为不能够一下子结果这小老鼠的性命。它们怕飞下来碰着硬梆梆的树皮,反而伤害了自己的嘴巴。有几只落到水面上,游泳过来追赶那小船。

一条梭鱼从河底浮上来,也游在小船后面。它正等候着白鸥把小老鼠推到水里来。到那时候,它就可以不费气力,吃到那小老鼠了。

比克听到白鸥狡猾的叫声。它闭上了眼睛,在等死。

正在这个时候,从后面飞来了一只狡猾的大鸟——捉鱼吃的白尾鹕。白鸥就立刻四散地飞开去了。

白尾鹕看到小船上的小老鼠,和跟随着游在船边的梭鱼。它就放下翅膀,向下直冲。

它冲到河面上,正好冲在小船的旁边。翅膀的尖端触碰着了帆,小船就给它撞翻了。

白尾鹕的爪子抓住梭鱼,好容易从水里飞升起来的时候,在翻了的小船上面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白鸥从远处看到这样,就飞开了。它们在想,小老鼠一定沉下去了。

比克没有学习过游泳。它一落在水里以后,为着要不沉下去,它只知道应该把四只脚摇动。它浮上来,用牙齿咬住了小船。

它和翻了的小船,一起漂流着。

不多一会儿,水浪把小船椎到一处陌生的岸边。

比克跳到沙滩上,很快地钻进灌木丛里去了。

这是的的确确的翻船,小旅客能够活命,还算是好运气哩。

恐怖的一夜

比克被水浸得浑身湿透。它用自己的小舌头来舔毛。不一会儿,毛全干了,它觉得了温暖。

它想吃,可是走到灌木丛外面去,它又害怕。从河边传来白鸥的尖锐的叫声。

因此,它就整天挨着饿。

天终于黑起来了。鸟都睡着了,只有啪啪的响着的水浪,还在冲击靠近的河岸。

比克小心地从灌木底下爬出来。

它一看,什么也没有。它就像一个小黑球似的,急急忙忙的滚到草里。

它拼命找食,只要它眼睛里看到的叶子和茎,它都去吮来吃。可是里面 并没有奶。它恨得用牙齿把它们咬断或嚼碎。忽然,有一种温和的汁水,从一根茎里淌出来,流到了它的嘴里。汁水是甜的,正跟妈妈的奶一样。

比克把这根茎吃掉,接着,就去寻找别的同样的茎。它真饿得慌,连环绕着它的一切,它也一点没有看到。

在高高的草的上空,已经升起了圆圆的月亮。敏捷的黑影毫无声息地在天空掠过:这是敏捷的偏幅,在追逐夜飞的蝴蝶。

在草里,到处可以听到轻微的吱吱喳喳的声音,有的在那儿移动;有的在灌木丛里走来走去,有的在蔓草里跳跃。

比克正在吃,它把茎一直啃到地上。茎倒下来,冷冷的露珠,滴在小老鼠的身上。

在倒下来的茎的顶头,生长着小穗,这是很好吃的,现在比克找到了。它坐了下来,两只前脚跟手一样的举起茎来,很快地把穗吃掉了。

“擦拍!”在小老鼠不远的地方,有种东西碰在地上。

比克不啃了,仔细地听。

草里在“擦拍”、“擦拍”地响。

“擦拍!”前边草堆的后面又传来了响声——“擦拍!”

有一种活东西在草里,一直向着小老鼠跳过来。

比克正想赶快向后转,跑进灌木丛林里去。

“擦拍!”从后又跳过来。

“擦拍!”“擦拍!”四面八方都在传过声音来。

“拍!”声音在前面已经很近了。

有一种活东西,它那长长的排开的脚在草上急急的跳动。“拍!”的一声,一只眼睛凸出的小青蛙,落到了地上,正好落在比克的鼻子前面。

它慌慌张张地盯住小老鼠。小老鼠又奇怪又害怕地在看它光滑的皮肤……它们面对面地坐着,谁也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办。

四周和以前一样,响着“擦拍!”、“擦拍!”的声音——整整的一群小青蛙,刚从不知什么东西嘴里逃出命来,在草里一蹦一跳,轻微急速的“窸窣”、“窸窣”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一刹那,小老鼠看到:在一只小青蛙后边,一条银灰色的蛇,拖着又长又软的身子,正在爬袭过来。蛇向着下面爬,一只小青蛙的长长的后脚,还在它张大的嘴里抖。

以后怎样,比克井没有看见。它急忙逃走,连自己也不知道,它已经蹲在离地面很高的一棵灌木的树枝上了。

它在那儿度过这一夜的其余的时间。它的小肚皮给草擦痛得着实厉害呢。

尾巴当钩子毛色当掩护

比克不再担心挨饿了,它已经学会了自己怎样去找食吃。可是,它又怎么能够独个儿抵御所有的敌人呢?

老鼠们老是聚族而居的,这样就比较容易抵御敌人的侵袭。谁发觉了一个走近来的敌人,只要吱的一声,大家就躲起来了。

比克只是独个儿。它需要赶快找到别的老鼠,跟它们生活在一起。比克就出发去寻找。只要它受得住,它总是尽力挨着灌木攀过去。这地方,蛇实 在太多了,它不敢爬到地下来。

它的爬树本领学得真不错,尾巴帮了它不少忙。它的尾巴又长又软,能够攀得住树枝。它靠着这样的一只钩子,能够在细枝上攀来攀去,并不比长尾巴猴差。

从大枝到大枝,从小枝到小枝,从树到树——比克接连三夜这样地攀过去。

到未了,灌木完了。再过去是草原。

比克在灌木丛里,并没有遇到老鼠。应该在草地上跑过去。

草原是干燥的。蛇是不会有的。小老鼠胆大起来,连白天也。

敢走路了。现在它碰到了什么吃的都吃,各种植物的籽和茎、硬壳虫、青虫、小虫。不久,它又学会了一种逃避敌人的新法子。

事情是这样的:比克在地里挖到一些硬壳虫的子虫,它用后脚坐起来,然后细细地咀嚼。

太阳明亮地照着。蚱猛在草里跳来跳去。

比克看到在远远的草原上面,有一只小野雁。可是比克并不见了它害怕,野雁——一只比鸽子稍稍小一点的鸟——不动地挂在天空里,正好像挂在绳子上一样。只有它的翅膀,稍稍的在一动一动,它的头在一下一下地转。

小老鼠并不知道,野雁的眼睛是多么厉害。

比克的小胸膛是白色的。它坐着的时候,在褐色的地上,老远都看得到它的小胸膛。

比克知道危险,不过野雁已经一下子从上面冲下来了,像箭一样地向它扑过来。

要逃跑,已经太迟了。小老鼠的脚吓得动弹不得。它把胸膛紧贴在地上,几乎连知觉也失掉了。

野雁飞到小老鼠那儿,突然又飞回到天空,尖尖的翅膀差一点碰到比克。野雁怎么也不明白,小老鼠到底躲到哪儿去了。它刚才只看到小老鼠的又白又亮的小胸膛,忽然又没有了。它紧紧地盯住小者鼠坐着的那块地方,可是只看见褐色的泥块。

比克却仍旧躺在那儿,仍旧在野雁的视线里面。

原来它背上的毛是褐黄色的,跟泥上的颜色差不多,从上面望下来,怎么也不能发现它的。

一只绿色的蚱猛,刚好从草里跳出来。

野雁冲下来,抓住它就飞,一直飞远去了。

保护色救了比克的性命。

 


文章部分素材来源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投稿及友情链接请联系邮箱:752737658@qq.com

更多精彩关注毛毛简笔画官方微信公众号: